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七海揚明-章四四 加勒比海盜

七海揚明
小說推薦七海揚明七海扬明
安娜诧异看向法哈多,法哈多用拐杖敲打了一些地面,说道:“太后,对于裕王殿下,我别的不清楚,却非常清楚他是一个绝对贪财的人,哈瓦那可是有着王国的返航船队,而船上的资金是支持王国继续战争的基础,一旦返航大船队出现问题,那么………。”
听了这话,安娜也是坐立难安起来,处于战争期间的西班牙比之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双船队带来的殖民地财富。因为战争是不能缺少资金的,相对来说,做法国的朋友比成为路易十四的敌人要好的多,因为任何国家成为法王的盟友,与其联军作战,都可以得到法国国王的补贴,相反,作为法国的敌人,虽然大同盟之中不乏英格兰、尼德兰这样的富庶盟友,却个个小气的很。
最近一百年来,对外争霸耗光了西班牙几代国王积攒的财富,对外借贷是王国进行战争的必要融资手段,但问题在于,西班牙原本就背负着巨额的债务,西班牙通过宣布破产的方式,赖掉了很多债务,但唯一不敢赖掉的就是在阿姆斯特丹的融资,现如今王国每年接近一半的收入要运到荷兰还利息,而大帆船带来的占据了财政的四分之一。
如果这支大船队没有带回来殖民地的收入,意味着今年的借贷又要逾期,如此造成的结果就是,西班牙就再难获得新的融资,那么战争也就继续不下去了,到时候西班牙就要有败亡的危险。
“那现在该怎么办?”安娜也是焦急起来,而法哈多说道:“现在最重要的也是最急迫的,就是保住船队上国王的财富。而我法哈多公爵,您真挚的朋友,国王最忠心的奴仆,对此责无旁贷。”
“好,法哈多,你只要能保住返航大船队,我和国王都会给你相应的赏赐的。”眼见法哈多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安娜不免激动的封官许愿,他直接说道:“我会让国王封你为印度事务大臣,如何?”
法哈多却是一脸失落,说道:“太后,对此我无能为力!”
安娜登时暴怒了:“法哈多,你的胃口太大了,难道掌管王国在新大陆的殖民地还不能满足你的野心吗?”
法哈多则是认真解释说道:“太后,您误会了,法哈多已经老迈不堪,哪里能担当的起如此重任。我说的无能为力,是对您的目标无能为力,我根本没有办法保住返航大船队。”
“混账!法哈多,你太嚣张了,刚刚你明明说那是你责无旁贷的事,你是故意欺辱我吗?”安娜高声怒斥。
法哈多摇摇头:“我无意如此,我只有能力保住船队之中国王的财富,而对大船队无能为力。”
安娜这才意识到是自己理解错了,而非法哈多故意消遣自己。整个船队与国王的财富并不是一个概念。理论上来说,新大陆的殖民地是国王的私产,但实际上,王国的诸多贵族都参与殖民地和本土之间的贸易,而作为唯一合法的贸易途径,双船队所形成的大船队上满载的是全体贵族的财富,国王的私人收入、殖民地的税收和殖民地给王国的献金,合起来仅仅只占财富的很少一部分。
而也只有这部分才能是真正供王国支出的费用,其余的收入则是贵族们的私人收入,他们才不会拿出来呢。而安娜执掌西班牙多年,也立刻明白了过来,那些贵族的私人财富,能不能保住,根本无关大局,或许失去了之后,还能让这些人更为清醒!而安娜更是往深处想了一层,到了她这个年纪,脑袋里还能想起的关于法哈多的事,已经不是他的风流倜傥,还有在床上展现出的丰富机巧,她只记得法哈多狡诈多谋,或许这与他说的‘置之死地而后生’有关吧。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七海揚明 愛下-章四四 加勒比海盜展示
法哈多静静等待着,安娜已经贵为太后,早已不是那个在他胯下婉转承欢的奥地利女郎,而她现在肩上担着王国的担子,身边却没有一个真正可以信赖的人,一切只能由她自己决断。
“法哈多,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我只有相信你。但愿,西班牙不会在我的手上覆灭。”安娜最终说道。
法哈多微微点头:“太后,法哈多也愿意赌上自己的性命,你我二人将会携手,无论是下地狱,还是上天堂。”
“是吗,那这件事又谁能去做呢?”
“安东尼奥,我最信赖的儿子。”法哈多认真回答。
而在父亲口中听到这个消息的安东尼奥久久不能平静,他知道,自己只要做了这件事,不仅在丢失智利的过错不会有人再提,还会继承父亲在王国全部的权柄,甚至谋求那个‘印度事务大臣’,现在的安东尼奥已经对这个名字感觉不妥,印度是印度,关新大陆什么事?可是转念一想又不对,这是中国人的看法,在欧洲人的语言里,殖民地还真就是印度。
“父亲,我到了西印度该怎么做?”安东尼奥请教到。法哈多却是笑了:“孩子,身在西班牙的我们连现在西印度地区的形势都不知道,我又有什么能教给你的呢。唯一可以说的是,那位裕王殿下深得中国大皇帝陛下的真传,中国人的政治智慧与我们欧洲人完全不同,他们不太喜欢咄咄逼人,不喜欢……..那个词叫什么来着,该死的,我的脑袋越来越不好用了……..。”
法哈多从身上找到一把钥匙,拿出了几封信,看了之后,说道:“…….,对对对,他们不喜欢零和博弈,裕王和大皇帝陛下最喜欢双赢的局面,他们一般不会开出王国不能接受的条件,相反,对方会尽可能的为我们着想。所以,如果我是你,我会主动找上裕王,与他真诚谈判,无论得到什么条件,都要对外宣扬这是你倾尽全力从中国亲王那里争取来的。”
“可是我担心裕王殿下不会这么做,他的思维非常跳脱,我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安东尼奥说道。
法哈多点点头,说道:“所以说,我为你准备了一件礼物,这件礼物我准备了二十年了,大皇帝陛下称帝时,我本就想送去,但我忍住了,新的皇帝登基时,我又动了念头,可我年纪大了,现在,这件堪称法宝的东西送给你了,我的后裔。希望你善用它,为我们家族,为王国争取更多的利益吧。”
说着,法哈多从墙壁上的暗格之中抽出了一个檀木盒子,放在了安东尼奥的面前,安东尼奥打开看了一眼,眼睛放光:“这可真是一件法宝呀!中国人好面子,裕王殿下也是如此,有这个东西,绝对可以打动裕王殿下。”
哈瓦那港外,威远号舰船上。
一排肤色各异的男人站在了李君威的面前,他们个个桀骜不驯,但在李君威面前保持了基本的礼节,霍雷肖恩介绍说道:“这位是考克森船长,这位是索金斯船长,这位是伊顿船长,剩下两位分别是威廉船长和斯旺船长,他们来自拿骚或者牙买加,每个人都愿意接受您给出的协议,愿意为帝国效力,得到您的恩赏。”
李君威微微点头,眼睛在最后两位船长身上停留了一会,在这二人的眼睛里,自己看到了一些怨怒和愤恨,特别是那位威廉船长,他裸露在外的手背上还有一个骷髅烙印的交叉标志,这个标志意味着,他被帝国当成海盗处置过,当然这个比较特殊的标志标明,应该是非洲开发公司处置了他。
“两位,你们与帝国之间似乎有过误会?”李君威笑着问道。
威廉笑了笑:“那是几年前的事了,现在已经解开了。”
“是吗?能告诉我是怎么解开的吗?”李君威问道,从面前的桌子抽屉里拿出一盒香烟,扔给了威廉。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七海揚明討論-章四四 加勒比海盜鑒賞
威廉接受之后,分给了所有的船长,他自己吸了一支烟,说道:“十年前,我们就推举考克森船长进攻西班牙人的秘鲁总督区,取得了相当的成功,又过了三年,我亲自组织了一支舰队进攻巴拿马,只不过很倒霉,遇上了另外一伙法国海盗,所以我们召开船员大会,最终我和斯旺船长决定去东印度,可我们是井底的蛤蟆不知道天。不知道那里是帝国主宰的地方,我们两艘船在吕宋和马六甲地区接连失败。
斯旺是个幸运的家伙,他逃了回来,而我就比较倒霉,被帝国的非洲公司抓住。但是我也有些小幸运,在对付黑奴方面有些手段,所以重获自由。四年之后,我获得了一艘小船,载着三十多个奴隶来到了西印度群岛,重操旧业。”
“原来你已经完成了一次环球航行,真是厉害。或许我该授予你一枚勋章。”李君威赞许说道。
威廉笑了笑:“不必了,尊贵的亲王殿下,如果您能让我们参与哈瓦那的战斗,我就感激不尽了。”
李君威耸耸肩:“显然不会,这里不需要海盗。我之所以让霍雷肖恩召集你们,是希望你们去巴拿马。”
李素打开了地图,指着巴拿马说道:“帝国已经从美洲行省派遣了一支舰队进攻巴拿马城,这支舰队包括战列舰和巡航舰,其中至少会有两千人团的正规军,而你们目标则是加勒比海一侧的贝略港。而由你们先发起攻击,但殿下给了你们足够的好处,只要你们先于帝国陆军一步进攻巴拿马,那么贝略港和巴拿马城两地的财富全都是你们的。而现在,你们每个人可以领到四千个比索的西班牙银币,招募更多的人或者船,”
“这实在是非常慷慨的条件,可我们有些疑虑,是什么值得您如此慷慨。”威廉问道。
李君威则是说道:“我需要你们帮帝国解决巴拿马地峡的麻烦。”
“什么麻烦?”几个船长都不理解,大家伙都出入过这片地区,诚然有几个堡垒确实坚固,但与帝国拥有的大炮来说完全不值一提,他们不认为那会是帝国军队的麻烦。
李君威认真说道:“我需要你们带走的不仅是财富,还有人。一切你们见到的人,西班牙人、印第安人、黑人奴隶,或者其他什么人。我们要的是巴拿马地峡这块土地,而不要人。”
“人也是财富。”霍雷肖恩补充说道。
海盗除了劫掠,还会做买卖,其中货物自然也不乏奴隶,但多数的奴隶是黑人,少数的事印第安人,虽然出入巴拿马地区多次,大家都杀过不少人,但并未有组织的掠卖过人口,因为海盗没有前方没有后方,只能带珍贵的东西前进撤退,别说人,就算是一些价值高的商品,很多时候也只能付之一炬。
但这一次不同,帝国在加勒比海有远征舰队,这支舰队把西班牙人的主力舰船全都堵在了哈瓦那港里,而在太平洋一侧也有一直战列舰队,两面制海权都有,就给了海盗充足的时间和空间抓捕奴隶了。
“几位船长,你们如果嫌贩奴麻烦的话,可以就地解决。”李素给出了自己的建议,在他看来,在美洲地区没有合适的市场。
而所有船长都笑了:“一个强壮的奴隶价值一百五十帝国银币,而漂亮的西班牙女人更贵,我们怎么能就地解决呢?”
船长们之所以笑,是因为他们早就有了销路。海洋不是陆地,海上没有边界和篱笆,各地的海盗都可以自由的交流,而这群加勒比海盗们的销路却是地中海上的同行——巴巴里海盗。
这是盘踞在北非一带的海盗,抢劫地中海商船,抓捕奴隶是海盗的主要营生,他们既是海盗,也是奥斯曼帝国的附庸,这群海盗最喜欢抓捕的就是白人基督徒,而西班牙人自然包括在内。而巴拿马地区更多的黑人、混血、印第安人就更容易了,整个美洲都有这类奴隶广阔的市场。
在海盗们全都离开之后,李素低声问道:“王爷,现在海盗越来越多,是不是跟负责巴拿马作战的穆塔将军说一下,到了最后,鸟尽弓藏。”
“不用。加勒比的海盗是杀不尽的。”李君威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