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愛下-第三百八十一章原來那麼重要看書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棠棠。”
南意扬尤其关注着南意棠的反应,手的事情,他是迟早要让南意棠知道,并且适应的,上一次南意棠就因为受不了刺激,后来整个人几乎晕了过去,这一次似乎好了一些,他要逐渐的让南意棠对这件事免疫。
唯有如此,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刺激到她的情况下,南意棠的状态才能更加稳定,不会在短时间之内换来换去,直到她身体里的那个度他恨之入骨的灵魂永远都不再出现。
“我的手,我的手,我再也没有办法实现我的梦想了。是谁,是谁做的,为什么我完全记不起来了,哥哥,我一点都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呢?”
南意棠看着南意扬的眼神是无辜的,而又充满了疑惑,为什么一觉醒来了之后,她忘记了很多东西,很多事情都和她记忆中的不同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对于她的刺激太大了,南意棠一时间根本缓不过来,甚至在被南意扬这样搂在怀里安慰的时候,她的耳边期望听到的,竟然并不是眼前整个人的声音,而是一个更加低沉的,却能够让人产生一种莫名的安全感的声音。
那是谁?
为什么她想不起来了?南意棠努力的回想,可是她的脑海里出现的,只有一个模糊的影子,那个人身材高挑,那双眼睛是淡漠的,只有在投向她的时候,才是带着深深的爱意的。
“北穆。”南意棠在迷茫中,呢喃出了这个名字,让抱着她的南意扬身子一下子僵硬了起来,猛地抓住了南意棠的胳膊,蹙眉盯着她。
“你刚才在叫谁的名字?”
怎么可能,这个南意棠根本就没有对于秦北穆的记忆,为什么会叫这个男人的名字,秦北穆为什么就这样阴魂不散?
“我……”
南意棠刚才也是无意识间的恍惚,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叫了谁的名字,也不明白为什么哥哥会表现的如此的愤怒,好像她做错了天大的事情一样。
“说,你刚才叫的谁的名字?你还记得他,你是谁?”南意扬的目光是怀疑的,甚至带着一丝凶狠,让南意棠觉得陌生而又困惑。
超棒的都市小说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第三百八十一章原來那麼重要相伴
“哥哥,你为什么这么生气,我刚刚叫了谁的名字?我不知道,我不记得了。”
南意棠一脸的无辜,还有些惊惶。
“你不记得了?”
“我刚才头疼,我不记得怎么了?哥哥,你为什么那么生气?我做错了什么吗?你抓的我很疼。”南意棠也有些生气了,“哥哥你如果对我有意见,完全可以跟我说,为什么要这样?”
南意扬的情绪慢慢的冷静了下来,迅速的收拾好了自己的情绪,松开了对南意棠的钳制,抱歉的说道:“对不起,是哥哥的错。”
“哥哥,你很不对劲,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南意棠现在的记忆是被更改了,不过是十几岁时候的记忆,但是她还不是个傻子,还是从这段时间跟南意扬之间相处的种种中找到了不对劲。
“棠棠,是哥哥的错,哥哥不该疑神疑鬼的。哥哥是担心你你会被人给欺骗,再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所以太紧张了。刚才弄疼你了吗?让哥哥看看,哥哥跟你道歉,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南意扬给南意棠揉了揉作疼的胳膊,南意棠还是有些生气,但哥哥都跟她道歉了,她好不好揪住不放。
“哥哥,我刚才叫了谁的名字,让你这么紧张?”
“没有,是我听错了。”
“是吗?”南意棠显然不肯相信,“那你听错成了谁的名字才会这么生气,这么紧张呢?”
“棠棠,我们不要纠结这个话题了好不好?”
南意扬被南意棠这样质问着,心里很不舒服,还不如让她纠结双手的事情呢。
“你的手,哥哥以后还会带你去不同的国家去找专家给你治疗的。你现在手不能干重活,弹钢琴虽然比不上从前的水平,但也不是全然不好,只要你还想表演,哥哥保证,你就一定还会有舞台。”
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第三百八十一章原來那麼重要展示
南意棠想要刨根问底的去问可以让南意扬如此激动的名字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提到自己双手的事情,她也实在是没有什么心思放在别的事情上了。
“我的手,还有治好的可能吗?”
“一定会有的,你不要伤心。棠棠,你要记住,只要有哥哥在,你就不会一无所有的,只要是你想要的,哪怕是天上的星星,哥哥都会摘下来送给你。”
南意棠垂着眸子,还是难以从这样的悲伤中走出来,她反反复复的看着自己手上的伤疤,她很难过,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因为刚才那个在自己的脑海里一闪而过的样子,她竟然觉得,自己不会那么痛苦的要晕过去了。
哥哥那么生气,那么在乎的名字,是她刚才脑海里的那个模糊的影子的名字吗?
这个猜想,在南意棠的心里埋下了一个怀疑的种子,她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这一次醒过来之后,南意棠能够察觉到处处都不对劲,哥哥也好像并不是原来的哥哥了一样,她似乎忘记了很多很重要的东西,这一切,都不是完整的。
南意棠沉默的看着眼前的哥哥,觉得自己的这个猜想实在是有些细思极恐,只可惜,她的脑袋好像不够用了。
“棠棠,又背着哥哥在想什么?”
“哥哥,你可以告诉我,我的手到底是怎么回事吗?我要详细的经过。”
“棠棠,这些不高兴的事情,忘记了就忘记了,哥哥不想让你再经历一遍这样的痛苦,不要再问过去的事了。”
“可是我想知道,我的手不能这么不明不白的废了。到底是谁毁了我的手,毁了我的梦想,这么重要的事情,我怎么能不知道?”
原来,这么重要吗?是无法原谅的是吗?南意扬的心里有些难受,不管如何更改南意棠的记忆,她难道都没有办法原谅他,没法接受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