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愛下-第二百五十二章 懟阮雲相伴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小說推薦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青梅甜宠之多多的糖
但是颜路何其精明的一个人,根本不会给他们任何可以钻空子的机会。
活多了,拿的少了,他们自然也就干的不满意。
加上自从阮老太太放权,同意阮云帮忙保持阮家大宅日常事务也有十来年,他们的胆子早就养肥了。
因此当阮云找上几个人时,这些人也可以说是一拍即合。
所以阿姨故意没有在单子上报备这道老太太很喜欢吃却也贵的食材。
最后还是颜路自己找到了这些事情的源头,迅速的处理了这几个已经胃口养大的工作人员,也在阮老太太面前解释了事情原委。
只是之后,颜路对于阮云的讨厌也是更上了一层,同时也更加理解自己那个正牌小姑子和外甥女为啥这么不喜欢这位了。
所以这会儿看到阮云眼泪要落不落的一副慈母心疼女儿作态,在自家婆婆面前表演,“姑母就帮着晴儿找个好学校吧!不然晴儿将来可怎么办啊!她一个柔柔弱弱女孩子,也不像阮家两位表哥这么有能力……”。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ptt-第二百五十二章 懟阮雲
好看的小說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愛下-第二百五十二章 懟阮雲推薦
刚巧路过的颜路,悠悠的开口,“妈!听说多多因为在队里表现优秀,所以要作为C市军事学院优秀毕业生上去演讲呢?”。
而后才装作才看到阮云的模样,“是阮云呀!怎么晴晴又没考上她理想的学校吗?”。
阮云也是个顺杆爬的,见状也是心思一转,就朝着颜路道,“大嫂 ,我听说你认识A国那几位夫人,能不能……”。
“不能!”,阮云话未说完,就被颜路干脆利落的给打断了。
见此,阮云刚刚伪装着的泪珠就跟真的似得开始滑落,震惊的仿佛没想到自己会被拒绝似得,“大嫂,我没想到你现在连这点都不肯帮我”。
好看的小說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線上看-第二百五十二章 懟阮雲看書
颜路就看着阮云演戏,以前只觉得这女人都是些小把戏,但是真正相处起来就发现,小手段多了也确实是够让人讨厌的。而且积少成多,这也不仅仅是一次两次的任性可以解释了,完全可以说是人品本质就是有问题的。
面上却还要装作不懂的样子,“你是不是理解岔了,我是认识一些人,在A国有点影响力。但是人情却是不能用在这上面的,要是为了给晴晴上学这件小事去麻烦人家,对方对于我们阮家又要怎么看。”
说话的虽是对着阮云,更多的话却是说给阮老太太听的,“再说我们家的孩子,不能是生活还是学业都一向是靠自己,景耀和景檀都是这样过来的。再说了,陈晴想要去的那几所名校可和国内一些可以混日子的大学不一样,就算进去了也会很紧张,每次考核若是达不到标准,最后还是会被劝退”。
“再说A国离得那么远,我们的手也伸不到那边,你要是真心对陈晴好,就应该让她在A国选择一所她能力范围内的学校,好好学习,而不是去空想一些不该属于她的东西”。
“再不济,你就让她回国,好歹C市还有几个陈家和她几个舅舅照应一二。孩子大了,你也要好好管管了,不然到时候在外面受挫了,难受的还不是我们这些长辈”。
闻言,刚才还有些犹豫要不要拒绝阮云的阮老太太也是跟着大儿媳点头,“晴晴在外面也两年了,要是她真的考不上,你就让她回来,在C市待着有什么不好”,虽然是对阮云这两年有些失望,但是不比阮云当初来阮家的时候,已经十岁左右且懂事明理,陈晴好歹也是阮老太太看着从一个小婴儿长大的,自然是更加多疼惜了几分。
当初送陈晴出国的时候,原本阮老太太就是不赞成的,奈何阮云和陈晴嘴巴甜又会说,将去A国的好处说的是天花乱坠。
作为一个真心疼爱晚辈的人,当初同意陈晴出国是为了她好,现在知道孩子在外面过得不好,那让她回来也是真心。
阮云说这些,当然不是想让自己女儿就这样直接回来的,之前走的时候说的信誓旦旦的好发展,怎么会又这么轻易打自己的脸。
只是知道阮老太太和颜路这边是走不通了,但是她也不想就这样答应老太太,所以这会儿又快速的收起了刚刚的哭哭啼啼。眼睛还是有些微红的,就笑着与阮老太太撒娇打哈,“您可真好,我就知道,您最疼云儿和晴晴了”。
精品小說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討論-第二百五十二章 懟阮雲閲讀
阮老太太下意识的如以前一样,轻轻抚弄阮云头顶的细发,温柔的宠溺笑道,“你知道就好”。
还在路过没走的颜路,得!眼睛疼,路过的也够久了,“那妈我就先出去忙了”。
“嗯,走吧走吧!”,对待颜路这个大儿媳,阮老太太还是非常满意的,这两年时间将她的生活安排的比以前更加精细,下面新照顾的人也越发用心,所以看着颜路的时候也会笑的比以前多了。
看到这一幕,原本还在阮老太太怀中笑着的阮云,瞬间又是脸色变得有些阴寒起来,这个颜路简直是碍眼又碍事,以前好好住在外面,逢年过节回来看看不好吗?非要回来跟她抢东西,还要抢姑母的宠爱。
谁知道刚巧颜路好似又有什么话要说似得转头,正正就对上了阮云还未收起来的狠厉眼神,颜路也是看愣了几秒。然后又变得若无其事开口,“对了妈!我今天出去是为了给多多选毕业礼物的,毕竟她要从C市军事学院毕业,还是以优秀毕业生的身份,这可是比我们景耀当初强了太多啊!值得庆祝一下”。
阮云,这个女人就是故意说给她听得,谁不知道当初阮景耀考上C市军事学院的事情,让阮家全家都高兴了很久,毕竟这学校也不是一般人随随便便就能上的学校。
外孙女许多多当时考上的时候,阮老爷子和阮老太太也是高兴地,还夸许多多基因好,聪明。不过一年时间,许多多选择中途去军队,那会儿阮老太太可没少生气。毕竟她当时还一心想着等外孙女将来毕业,可以走文职女军官的路子,甚至都为她打算好了,谁知道那孩子居然连大学也不上完,就跑去当兵了。
老太太当然也不懂什么叫学分制,只要有成果,有学分,达到一定标准照样可以满足学习要求,从而拿到毕业证。
阮云也就是浑浑噩噩上了个大学,险险混了个毕业证,上学的时候心思不在学习上,大部分的时间都用来琢磨怎么讨好阮老太太和找个优质男人了,也是受了她那个亲生母亲的影响。
每次打电话没什么事,就是叫她好好讨好阮老夫人,再然后就是让她抓紧找个好男人,趁着有阮家找个靠山在。阮云也知道亲身父母指望不住,所以她也是渐渐就认同了母亲的说法,因此心思一直以来也从来就没想过靠自己。
自然也就知道学校还有实践学分这些,所以听到颜路这么说,只不屑的开口,“她都三年没回去上课了,这毕业也是许家替她活动来的吧!有什么可庆祝的”,家里凭借权和钱混个不错的毕业证,在圈子里也是很多人的常态,因此阮云说的理所应当。
而许多多和阮情这两年也都忙,即使颜路一直在阮老太太面前说好话和解释,想让这祖孙三个人和解,却也没有机会。所以这会儿阮老太太闻言,也是想到这种可能,然后口气就有些不好,“这样的话,还是别庆祝了,就像你之前说的,我们阮家的人一向靠自己,她这样毕业就更应该低调”。
颜路顿时面色就有些变得嘲讽,不过却不是对着自己婆婆,而是看向又在那挑事的阮云,“哦!大概阮云妹妹不知道大学里有一种叫做实践学分的东西吧!多多虽然三年没有去学校,但是她大一就提前修完了两年的学分,并且之后三年实践学分每年都是达到了最高标准”。
然后看着面色变得有些难看的阮云,也没有顾忌婆婆稍微有些尴尬的脸色,颜路继续道,“所以学校不给多多这样优秀的学生毕业,难道要给那些上了学也拿不够学分的学生毕业吗?”。
说罢!颜路又是柔和下语气,对着阮老太太恭敬道,“妈,那我就急着出门了,我还约了阮情一起给多多选礼物呢?毕竟我这个大舅母以前对多多关心也实在不够,就请了阮情出来帮我参谋参谋”。
这两年她为了和许家那边修复关系,和阮情关系也处的不错,阮老太太也知道,只是她自己下不来这个台阶,所以有心和女儿缓和关系,也是收效甚微。
因此看到儿媳和女儿关系处的好,她当然也是乐见其成,刚刚的尴尬和生气顿时消失不见,甚至还挥挥手,“那你们好好逛逛,也给自己多买点礼物”。
看在阮云眼里,面色就更加难看,心里却是恨自己女儿不争气,又觉得许多多那个小丫头运气真的太好。
已经走得颜路,则是心里忍不住哼起胜利的曲调,心情颇好的出门,她这两年真的是越来越享受这样打脸的时刻了。
也是这个外甥女确实优秀,丈夫、儿子也都从属同一体系,她自然也就听得多了一些,也更佩服这个外甥女。
再加上小姑子自身发展也那么优秀,她也就更加喜欢这一家子,果然还是和脑子正常,又自己上进的人相处比较舒服啊!
一上车就拿起手机拨通阮情那边电话,“哎,阿情,你再等我五分钟,刚刚临时办了点事儿,出来迟了点,恩,你到了就先点杯喝的等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