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這是我的星球 txt-第二百三十四章 陷阱閲讀

這是我的星球
小說推薦這是我的星球这是我的星球
向雨荨兜售冰镇酸梅汤,虽然蛋疼,倒还是有一些成效的。
毕竟盖火魔尊都魔尊级了,都成功卖出了一份。
如盖火魔尊那种傻憨憨炎魔显然并不少,基本兜售方式如下:
变化术:“我也是一只小火人。”
扮菜鸟打架:“看,你比我强,却吞不了我。”
和解:“大家都是火人,算了我也不和你抢地盘,去抢别人的,一别两宽。”
诱导:“哦对了,想不想知道为什么你比我强却吞不了我?”
匕现:“因为我得到了特殊的酸梅汤,喝了就能调和水火,你看,我能避免被更强的火人吞了,那更强的火人喝了之后是不是就能吞了我?你要不要试一下?”
售卖:“不能直接拿哦,用你那个纯火晶石来换,哎呀大家都是小火人还说什么两家话,随便一块就可以。”
一块,指一吨多重。
换一份塑料包装袋250毫升酸梅汤。
卖完之后飞速跑路,否则被坑的炎魔会暴走的。
精华都市异能 這是我的星球-第二百三十四章 陷阱看書
以上套路算是极为繁琐疲惫,一个月的时间也有点紧,有时候对方压根不听你说什么,死活就要和你吞吞,那也没办法只能跑路。
折腾了大半个月,最终距离任务要求的一万份还有一半,掰着指头数数时间,可能会略差一点点的样子,需要另找高效手段……
一个个兜售显然是很低效的,高效手段就是批量卖。之前和盖火魔尊就尝试过批量,结果没成功……和其他魔尊也试过,大同小异。
但折腾了大半月,向雨荨倒也发现,越是低级小火人,越不听你说话,越是强大的炎魔,就越有沟通的可能。
盖火魔尊不行,说不定更厉害的魔尊反而可以……
但向雨荨忽然觉得,是不是别试试探探什么大魔尊了,直接去找炎魔之王更好一点?
如果搞定了炎魔之王,那自己差的一些额度就完全不是问题,甚至还可以尝试超额卖,卖十万份,换家族奖励,师父要神龙元血不是没有希望哒……
就是很危险……
按照事前估量,这炎魔之王怎么也不可能超过无相初期,大概率只是乾元巅峰而已……龙萝莉掂量了一下自己的宝物,还是义无反顾地去了。
连银河舰炮都敢接的臭屁龙,怎么会怕这种小火人!
炎魔之王住在炎魔深渊里,是火焰最烈、魔性最重的地方——顺带一提,并非所有火元素位面都是诞生炎魔,也可能是神性的火灵,参照焱无月。凡事都分两面,火可焚毁一切,也可取暖照明,是诞生魔性之物还是神性之物,也与位界本身性质相关。
这个位界属于混乱不稳定的暴烈侵略性质,自然便是诞生炎魔之界。在火焰本源之外,也隐隐凝聚着魔性本源,漫长吞噬演化之后,如今当然都集合在炎魔之王身上。
到了炎魔深渊,向雨荨就已经有些难受了。
不需要有炎魔攻击,这种烈焰炙烤的环境本身就不是一般人能承受,越往深渊下行,温度就越烈。而在外表的炽热高温之下,又隐含着一种直彻骨髓的阴冷,仿佛灵魂都要为之冻结。
未达乾元,怕是踏入炎魔深渊的能力都没有。
同时也就意味着,这深渊生物全是乾元级炎魔,成百上千,拱卫宫殿。
向雨荨甚至能看出它们互相之间的恶意,生生被某种力量限制着不能互相吞噬的冲动,否则这里的守卫说不定自己就要先打得天崩地裂。
“站住!来干什么的?”
见到一只小火人跑过来,守卫们眼里都露出残酷之色,好像猛兽看见了猎物。
向雨荨摸出了一块令牌:“陛下让我来的。”
法宝,千方万幻身份牌,特效:在拥有身份令牌的人眼中会显示为和自己一样的令牌,认可同事身份。
炎魔挠头。
没有同事外出啊,哪来的……
算了,有牌子,不能吃。
向雨荨大摇大摆地进了宫殿。
进去的第一眼,还没来得及说话,向雨荨第一时间向后弹射撤退。
却已经来不及了。
原本火红炽热的环境忽然幽暗下来,不见天日,没有温度,没有空气,就像进入了宇宙真空之中,却没有星辰。
“位面裂缝……这宫殿内部,从来就不是火渊,而是通向另一个裂隙里……”向雨荨冷静下来看向前方,前面悠悠漂浮着一个真人等身大小的火人,五官清晰明朗,脸上还有黑色的铭文。
炎魔之王。
“出不去的,小公主,放弃吧。”炎魔之王微笑传播神念:“本座等你很久了……”
向雨荨从火人变回小龙人,冷冷地看着它:“你知道我是谁。”
炎魔之王微笑道:“看你在外面到处兜售酸梅汤的样子,本座还挺焦急的,总在想,如果你不来找我怎么办……”
向雨荨道:“如果不让我卖东西,或者要杀我,直接出去杀我就行了,难道你堂堂无相之王,还不敢在外和我打架?”
“那可不好说,小公主宝物太多,刚才那什么令牌就让本座大开眼界。如果在外,一个不好还真可能被小公主给跑了……”
向雨荨冷冷道:“你等着我踏入此地?那我如果不来,你岂不是白等。”
炎魔之王叹了口气:“为了不让你怀疑任务真实性,定的目标只能恰好比你正常能完成的稍难一点,我也担心万一你可以完成,不需要来找我,那怎么办……结果你好像有更大的目标,终于还是来了。”
“这个任务从头到尾都是个陷阱?”向雨荨偏着头,很是惊奇:“你就这样告诉我,万一被我跑了,龙族可是要出大事的哦。”
炎魔之王微微一笑:“如果在这位面隔绝的裂隙,你还能跑掉的话,那你也不是一只小龙了,可以做龙王了。”
向雨荨叹了口气:“你不是炎魔之王,炎魔之王不可能有这样的思维,更不可能知道我的这么多事,你是谁夺舍?”
炎魔之王笑道:“这就恕我不能直说了,小公主。有些事情是可供追溯的,我不傻。”
“啧……那你为什么还不杀我,和我说这么多?”
“因为我并不是只为了杀你啊。”炎魔之王笑道:“你不也是因为好奇心爆棚,所以没有直接启动你的逃逸法宝么?”
向雨荨终于一惊,下意识启动了一下自己位面逃逸的法宝,却发现自己不能动。
手脚不能动也就算了,神念根本传不出灵台,连与戒指空间沟通都做不到。
这就意味着……不仅仅是自己的法宝不能动,连师父给的救命身份牌想捏碎都做不到了!
向雨荨终于开始慌了,她也算见多识广,没见过这种情况:“你……你这是什么手段?为什么我神念不能动,却偏偏可以传输波段和你说话?”
炎魔之王呵呵笑道:“因为这是我的空间,我是这里的唯一主宰,这里的法则由我定义,你的能力脱不出这个范畴……这就是为什么我希望你能自己踏入此地的原因。”
向雨荨手足冰冷。
完了,这次太托大,没有想到对方不但埋了很久的毒计,实力还这么强。
她死命尝试着沟通自己的戒指,面上露出了甜甜的笑容:“魔王哥哥,你该不会是看上了小女孩吧,这在哪个地方都是三年起步的哦……”
炎魔之王哑然失笑:“不用暗中挣扎了。”
向雨荨眼睁睁看着自己戒指里的法宝散开,遍布虚空到处都是。
其中还有非常羞耻的布娃娃,还有自己画的师父像,还有羞羞皮的少女漫画,漫天飞舞。
连带着夏归玄送的玉牌也散落了。
炎魔之王并没有理会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玉牌不是法宝,也没有被在意,火焰双眸倒是凝注在了千棱幻镜身上。
“果然……在你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