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txt-第334章 喜歡挑戰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褚建白等人在酒楼寻人无果,便清楚褚宁央被景玉宸给带走了。
不过刚回来郡王府,景玉宸前来登门拜访。
褚建白立即怒道:“你将我女儿拐到哪里去了?”
景玉宸鄙夷的看着他:“父皇已经审过郡主,她谋害月杉证据人证俱在,父皇才下令将她软禁,可在押回郡王府的途中,她逃了。”
“本皇子想,一定是你这位做父亲的,在回京途中与她相遇,将人单独安置起来了吧?本皇子是来要人的!”
景玉宸的一番话,信息量太多了!
“你胡说八道,你将宁央弄丢了,现在还找本王来要人?”
他怒吼,他生气,他想狠狠掐死景玉宸,景玉宸只是淡淡看着他,只有轻蔑。
“郡王包庇郡主,还是想想怎么与父皇交代吧?本皇子话已提示,本皇子先走了!”
自,这日起后,景玉宸再没去过悬崖寻人,早朝照常去上,皇子府照常回去。
五日后,上元节宫宴上。
席间,景玉宸穿着暗红色对襟长袍,正襟危坐着,他剃了胡须,面容冷峻且邪魅,浑身散发着一种傲然气质。
只是觥筹交错,低声交谈的宴席上,他似乎融入不了。
“勾琼公主驾到——”
随着一声通传,在场人目光朝着一个方向看去,宫人的簇拥下,一个身穿异族风情服装的女子蒙着面纱,长长的头发编着多个小辫,用一个金色的发冠束着,在阳光下,散发着熠熠光泽。
不似闲常女子,复杂的发髻层层叠叠,服饰庄重繁复,佩饰更是五花八门,花样层出不穷。
她的装扮,没有各种装饰,简单清爽却又不失华丽。
她朝着皇帝方向拜去:“苍烈国勾琼,见过皇上!”
她的行礼姿势,是与众不同的,众人的注视下,她也不曾有半点的紧张与不安。
“初到闲常水土不服,导致勾琼公主卧病几日,是闲常招待不周了,公主快快请起吧。”
她缓缓直起了身子,视线在宴席上瞟过时,意外看见坐在席间的景玉宸。
一个莫名觉得熟悉的身影,可是那相貌,邪肆中带着冷漠脸,她不曾见过?
他那狭长的凤眸根本不屑往她这边瞧上一眼,紧紧抿着的薄唇,不苟言笑,冷酷又绝情。
她讶异过后,开口:“皇上,闲常的皇子们,本公主还没有认全呢,不如你让他们都自我介绍一下?”
闲常想与苍烈联姻,勾琼公主主动提出这茬,皇帝自然是高兴的!
“勾琼公主的话你们可都听见了?”
席间有不少皇子,但段勾琼看去,却觉得许多都是陪衬,唯有两个比较出众。
只是一个眼神太过对她感兴趣,一个对她太过冷漠。
“二哥,你先来吧!”
半响没有等到景玉宸率先开口,景承智有些着急的提示。
景玉宸好似这才回过神来,他抬起狭长的凤眸朝一个方向看去。
那里站着一个女子,浅笑盈盈,即便戴着面纱,可露在面纱外的双眼,以及身上散发而出的气质,足以看出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了。
“景玉宸,闲常二皇子!”
简单的介绍,很是冷漠。
段勾琼一脸错愕,“你们闲常几个二皇子?”
二皇子不该是大胡子么……
景玉宸没回话,景承智率先道:“自然只有一个,在下景承智,闲常四皇子!”
他对段勾琼笑着,那表情像极了献殷勤。
段勾琼讶异,剃胡子了?
“咳咳,原来这位就是在大街上与郡主拉拉扯扯的二皇子啊?听说你大婚之日,将侧妃克死,现在连尸骨都找不回来?”
景玉宸目光锐利的看向段勾琼,“本该因为水土不服,在宫中养身体的勾琼公主,为何在六日前与本皇子街市相遇?”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線上看-第334章 喜歡挑戰
段勾琼讶异的瞪了瞪眼睛,她伸手摸向面纱,不该啊,面纱没掉,他竟然还是认出她了!
景玉宸的话,让在场人神色各异,街市相遇!不在宫中!
使臣咳嗽一声,站了起来:“二皇子说笑了,人有相似吧,我们苍烈国这次诚意备了一份大礼!”
他挥了挥手,宫人抬着一个架子走了进来。
担架上似乎承载了沉重的东西,宫人抬的有些吃力,走的极为缓慢。
东西放下,在场人,各个十分好奇,担架上面会放着什么东西?
在众人好奇的眼神中,纱布被缓缓掀开,一阵奇香在四周散播开去。
花香中带着一股肉质腻香,芳草中带着一丝甘甜,这……
“皇上,此乃我们苍烈国麋鹿,麋鹿繁衍极慢,又时常相残,导致数量巨减,这能够存活下来的皆是鹿中强者!”
“他的肉质更是入口香甜,让人回味无穷!还请皇上和诸位皇子品尝!”
一只被烤熟的鹿,此时安安静静的躺在担架上,好似睡熟了一般,很是宁静。
而在他的周身用花蕊,用芳草,点缀搭配,伴有酱汁与调料安置一旁,虽然还未去品尝他的滋味,却已经用嗅觉判定,这绝对是好吃的佳品!
已经有人控制不住口水,泛滥了。
“咕噜”一声,也不知是谁,止不住咽了咽口水。
皇帝轻笑一声,“好,多谢苍烈的诚意!分给在座诸位品尝吧!”
宴席间,所有人皆融入到了气氛当中,鹿肉搭配佳酿美酒,各个面泛红润,甚是满足。
段勾琼此时在席间站了起来,对皇帝开口:“皇上,听说闲常的上元节是个重大的节日,在京城中,很热闹的,本公主想去看一看,可否派个皇子带本公主去见识见识啊?”
“公主既想去,朕便派……”他目光在席间扫过,显然在想让谁去最合适。
没等皇帝回应,段勾琼已经率先开口说:“二皇子就不错,京城内外搜查侧妃,还有谁比他对京城熟悉?”
她朝景玉宸所在方向看去,微微挑着眉,很是得意。
“甚好!”皇帝没有犹豫,一口答应。
景承智脸色瞬间僵硬,他想开口说话,但坐在皇帝身边的皇贵妃却是对他摇着头。
景承智只好默默住嘴。
“父皇,儿臣今日……”景玉宸站了起来,打算说什么,但皇帝张口便打断了:“朕,相信你能将勾琼公主陪好!”
最终景玉宸不得不带着段勾琼出宫……
“二皇子,你今日差点拆穿我,促使两国之间关系决裂!”
带着埋怨的声音在旁边响起,景玉宸目视前方,不予理会。
段勾琼并不生气,走在他的身边,笑着问:“二皇子,你将郡主藏到哪里去了?”
景玉宸依旧没有回答,神色冷漠。
段勾琼哀叹一声,兀自说着:“这次来闲常,不单单是为了玩耍,本公主还受父王命令,择一夫君……”
“今日宴席一看,各个都在奉承本公主,唯有你,好似对本公主不冷不热,甚至是有点讨厌?”
她个子娇小玲珑,站在景玉宸的身边,想看他脸上的表情,还需要仰着头,看着景玉宸。
景玉宸依旧没搭理,表情冷漠至极,段勾琼觉得扫兴:“本公主就喜欢有挑战性的东西,你越是不搭理我,我就越是要让你烦!”
她冷哼一声甚是得意,她加快了脚步朝宫外而去。
宫外,上元节,随处可见高悬着的红色灯笼,一排排看去,月色灯光满帝都。
而街边全是琳琅满目的小吃与饰品,美味交杂着吆喝声,以及一堆堆围起来看杂技的百姓们,既热闹又好玩。
小孩子手中提着灯笼,老妇人在后面吃力的追赶:“跑慢点!”
还有不少年轻男男女女手牵手,戴着面具,欢笑而过。
段勾琼有些激动:“啊,我也要,我也要面具,我要玩,我要玩!”
她叫了起来,伸手去拽景玉宸,似极了一个撒娇讨要玩具的孩子,她请求的看着景玉宸,满眼希冀。
在他们二人身后是乔装打扮成普通百姓的护卫,看见这一幕,一个个别开视线。
景玉宸脸色愈发冰冷,将她的手掌挥开,丢给摊位老板一锭银子,老板立即喜笑颜开。
“随便选,随便挑!”
段勾琼欣喜无比,选了个面具,还顺便丢给了景玉宸一个。
“快戴上!”
景玉宸神色冷漠,甚是抗拒。
段勾琼催促:“快点!”
等景玉宸慢吞吞戴上之后,她拉着他快速走在人群之中,“你们这里也太热闹了,在苍烈只有篝火聚会,和赛马比射箭!”
她欢喜的像个孩子,在人群中蹿的飞快,景玉宸只能皱着眉,跟在她的身后,蹿入人群。
一间阁楼上,两个男子,朝楼下的街道看去,在人群中,一男一女在人群中行走穿梭,段勾琼身形娇小,总是淹没在人群之中……
“大家快去看,前面有花魁出来逛花灯!”
花魁的名气在京城中百姓眼里,千金一掷只为一睹芳容,现在免费观看,一众人蜂拥而去。
景玉宸在人群中目光搜寻段勾琼,却意外看见一抹熟悉的身影……